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:多云有阵雨,最高气温28℃,最低气温14℃,西北风3-4级转5-6级。


平凡中孕育“不平凡”
——记我市援鄂医疗队队员甄金兴
0
发布日期:2020-05-22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“我是土生土长的新粮地村人,今天借着‘孝善宴’活动,我想把慰问金捐给村里,为村上的养老事业发展尽自己的微薄之力。”4月20日,在金川区双湾镇新粮地村举办的“孝善宴”活动中,甄金兴捐出了村上给他发的慰问金。

今年39岁的甄金兴是金昌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,是我市第四批、甘肃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队员。两个月前,他经历了一场“难忘的战疫”。

甄金兴从疫情暴发开始就时刻关注着新闻报道,当市人民医院通知需要两名医生支援武汉时,他在第一时间报了名。

“2月16号给我们发通知,要求马上出发,我赶紧去超市买了点洗漱用品,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,跟妻子叮嘱了几句,2月17号,我就和同事抵达兰州,准备乘坐前往武汉的飞机。”

启程那一刻,没有人知道前线的“战况”究竟如何,只有武汉的确诊病例数据清晰明了、不断上涨。

下飞机之后,甄金兴和队员们得知被分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,这个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医院,是医护人员感染率最高的医院。

“那天下了点小雨,去往酒店的路上,大家都默不作声,一路上气氛沉重。”说一点儿都不害怕是假的,作为5人小组中唯一一名男士,甄金兴扮演起了“主心骨”的角色。“没事,不要担心,只要我们做好防护,按照规范的流程进行救治工作,就不会被感染。”甄金兴鼓励着同事,也说服自己安下心来。

到达酒店时已是夜里12点。天亮后,甄金兴和队员们在接受了紧张而短暂的培训后就上了“战场”。在后湖院区,甄金兴和组员们主要负责普通型和重型病人的诊疗工作,他们一共接诊了26位病人。

工作第一天,甄金兴就遇上了一个难题——语言障碍。

“我们接诊的病人大多是高龄病人,他们都说方言,我们基本听不懂。”甄金兴说,刚开始只能同他们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流,遇到实在听不懂的就写在纸上,有许多老人因为听不清,常常需要贴近病人的耳朵大声说话,“虽然知道这样有感染的风险,但还是要尽量贴近耳朵大声喊话,询问他们的身体状况。”

甄金兴说,当时医院的物资不是非常充足,但从未出现“断货”的状况。全国人民的爱心捐赠汇聚成涓涓暖流,“流”进了病房,也“暖”在医护人员的心里。

隔离病区的工作和平日里在医院的工作不同,紧张的工作氛围和高强度的工作量让甄金兴倍感压力。为了节省医疗物资,他在上岗前尽量不喝水、不进食,穿着防护装备、戴着两层口罩和护目镜,在这种“中暑”式的穿戴中,每次要上8个小时的班,下班后已是浑身湿透,衣服常常能拧出水来。

“每天上岗前穿防护服、下班后脱衣服消毒就要花4个小时,下班后全部清洗完毕,躺在床上,累得不想吃东西。”甄金兴说。

“怕母亲担心,我一直没有告诉她自己去了武汉,骗她说到兰州出差。”直到甄金兴平安从武汉回来之后,他的母亲才知道。

“村里那些看着我长大的乡亲们知道我去了武汉,时常打电话问候我,叮嘱我照顾好自己的身体。如今我把慰问金捐给他们,也算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。”

亲人的关心问候,妻子的理解支持,是对甄金兴最大的慰藉,也是他坚持下来的动力。

当记者问他当时害怕被感染不,甄金兴毫不犹豫地说:“早都不害怕了,每天只想着如何为那些病人诊治,让他们尽快痊愈,顾不上其他的了。”

在那些日子里,看到病人陆续痊愈出院,甄金兴觉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。

记得离别武汉的那天,市民们在车队经过的路旁排起长长的队伍,他们奋力挥着手,高声呼喊着:“谢谢你们,欢迎你们再来武汉看樱花、吃热干面。”甄金兴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转身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。

“这世上没有超级英雄,不过是无数人都在发一分光,然后萤火汇成星河。”这是出自于《查医生援鄂日记》中的一句话。这些身处前线的医生护士在各自的岗位上发光发热,成为我们最坚强的后盾,守护着我们的安全。

甄金兴说,这段支援武汉的经历是他职业生涯里最特殊的一段,也是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段。“我们不是英雄,我们就是平凡的人。这段抗疫的经历,是无数平凡人共同书写的。”


信息来源:金昌日报
打印 关闭